What if my words walks ahead of expression.

其实我甚至感觉自己更糟了,已经傲娇晚期了吗。

我想说的是,他们可以娱乐,我们一点娱乐的资本都没有。

fuck我还是不能平静,烦死了真他妈烦。死。了。这只能说明我的无能或者是交流已经匮乏到只能天天学习。

看教授发的ins好想哭,最近这一年越来越觉得来北京是不错的选择。前两年在沙河真的是蹉跎掉了吧。

其实计算机还蛮有意思的,比信号电路有意思。但之所以会认为后者没意思,是因为被北邮摧残到没有求生欲了,我当然知道自己是在找理由,我也知道自己实在太脆弱。

因为我害怕我引以为傲的善良和天真不过是自我感动,我害怕就不知道怎么在人群中区分自己,我寂寞得不得了但也无法抑制对那些能够真正享受独处的人的羡慕。于是远离人群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我爸爸可能就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吧。所以说那些学武术但只懂莽力的人是多么可怕。

重新找到自我,就发现淡忘了很多高中时候的记忆。越来越接近那个一开始喜欢发亮的金黄的自己了。不要再因为别人说的话而过早下判断了。

高一报了一千五觉得自己要死了听说立马陪着一起跑的同学,刚刚发现删了我微信好友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吧。但我此刻的难过也是真的。只希望你一切都好。

© Rivers|Powered by LOFTER